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新婚被强暴
新婚被强暴

新婚被强暴

苏修甜没有想到过,自己在婚礼当天会被人强暴。

  今天,她要嫁给大学四年的恋人,秦骏。

  秦骏是个温润如玉的男人,长相家世都是万里挑一。

  她和他的爱情完美得像是神话。

  在所在婚礼现场的酒店时,她换上了洁白的婚纱。

  秦骏已经下去接待宾客了,苏修甜在洗漱间内看着自己镜子的妆容,精致美丽。

  她的唇角漾出一抹微笑。

  她人生中最甜蜜幸福的时刻,直到那高大的男人走进洗漱间。

  苏修甜微愣,眼前的男人剑眉星目,英俊得不可思议,他的双眸比天上的星辰还要亮,却隐隐带着股杀气。

  “你是?”苏修甜试探性开了口。

  她瞧这个男人衣着考究,一身贵气,猜想是不是秦家的宾客。

  秦家在整个A市都是有头又脸的人物,请来参加婚礼的宾客身份不俗。

  男人唇角微勾,那笑容残酷到了极点。

  下一秒,苏修甜整个人被抱上了流理台上。

  她洁白的婚纱被掀起,底裤被撕下。

  “啊”

  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贯穿了她。

  苏修甜的身子颤栗着,眼睛布满了错愕惊恐。

  她被强了,被这个突然闯进的陌生男人强了。

  一切发生的如此淬不及防,苏修甜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她人生中最重要的第一次就这么被夺走。

  今晚,她准备献给秦骏的第一次就这么被夺走。

  苏修甜的手被男人高高禁锢在上方,她身子被男人压制着,根本动弹不得。

  “你是谁,你放开我.....”苏修甜绝望地哭喊。

  男人没有回答。

  他的动作越发激烈,让刚尝涩果的苏修甜根本招架不住。

  而男人脸上始终带着冷淡疏离甚至厌恶的表情,和他身下激烈的动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漫长的痛苦终于结束。

  男人从苏修甜的身子脱离,他的手抬起了苏修甜的下颚,强迫着苏修甜看着他。

  苏修甜的眼因为哭泣而红肿,脸上带着一片绝望和痛苦。

  “为了嫁人还做了修补手术。”男人第一次开口说话,“果然是贱人。”

  他的嗓音低沉暗哑。

  随后他深深看了苏修甜一眼,那眼里带着厌恶和痛恨,他径直离开。

  苏修甜的脑子一片浑噩。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手机传来铃声。

  是秦骏打开了。

  苏修甜哆哆嗦嗦按了接听键。

  “甜甜,还没好吗,下面来了很多宾客,连大名鼎鼎的顾霆御参加我们的婚礼了。”

  秦骏的声音温柔清浅。

  苏修甜的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想告诉秦骏,婚礼办不成了,她刚刚被强了,被一个陌生人强了。

  然而话还未说出口,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修甜从流理台上下来,那上面是她的血迹。

  那是她被揭下少女华美外衣的血迹

  她将血迹一点一点擦拭干净,随后颤颤巍巍走下了酒店,来到婚礼大厅。

  她要告诉秦骏,婚礼不办了。

  远远地苏修甜看见了秦骏,他正在和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在热络地谈些什么。

  苏修甜觉得那个男人莫名熟悉。

  直到走近了,看清了。

  苏修甜的脑子“嗡”地一声就炸了。

  和秦骏站在一起的男人,赫然就是刚才在酒店洗漱间把自己压在流理台上强的男人!

  苏修甜全身僵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秦骏无意中眼光扫到了苏修甜身上。

  他大步走向苏修甜。

  大概是新婚当天太过愉悦,愉悦到秦骏竟然没有发现苏修甜的异常。

  他将苏修甜拉到了男人的面前。

  苏修甜像个木偶一般被秦骏牵引,她的每一步就像走在云端一般虚浮。

  “甜甜,这是我的朋友,顾霆御。”秦骏的语气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男人的双眸就像一波无澜的古井一般。

  他看着苏修甜,唇角闪过一丝冷笑。

  那抹冷笑就如同蜻蜓点水,很快就消失不见。

  苏修甜近乎僵硬的脑中一点一点回过神。

  她看向秦骏,嘴唇动了动。

  她想告诉秦骏,这个男人刚刚强了自己。

  她要让秦骏报警,把这个男人抓起,让他牢底坐穿。

  而秦骏接下来的一句话让苏修甜即将脱口而出的话止住了。

  “甜甜,霆御就是最近进驻A市的圣凌公司的总裁,你应当听过。”

  秦骏语气是满满兴奋,似乎为顾霆御能来参加他的婚礼而觉得无比荣幸,而顾霆御却始终是一副淡淡的模样。

  苏修甜的脑子“嗡”地一声就炸了。

  圣凌公司!全球都知名的帝国集团,在半个月前突然将版图扩展到A市,连市政府都要巴结的对象。

  本市的权贵秦家在圣凌公司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就如同一只小蚂蚁一般!

  苏修甜的指尖不断颤栗着。

  她是个成年人,自然知道眼前的男人竟然是权势通天的圣凌公司总裁代表什么。

  代表,即使她报警,这个男人毫发无损。

  代表她告诉秦骏,只会让秦骏痛苦,却无可奈何。

  如果秦骏要被自己报仇,只会白白把自己这条性命搭进去。

  “苏修甜小姐,很荣幸认识你。”顾霆御对苏修甜伸出了手。

  他的手掌很大,指节分明,煞是好看。

  苏修甜不敢置信看着顾霆御。

  明明刚刚这个男人这么对自己,却此刻竟然好好像都没发生过一般。

  “甜甜,顾霆御总和你握手。”秦骏笑着对苏修甜说道,并且飞快凑到苏修甜耳边用只能她听见的声音说道:“甜甜,此人权势通天,不可得罪。”

  苏修甜的身子发着抖。

  片刻后,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在两手相握的时候,顾霆御的手指在苏修甜的掌心重重挠了一下。

  她的脑子一片混沌。

  婚礼照常举行。

  在得知道强了自己的男人竟然是圣凌公司总裁后,她的脑子就一团乱了。

  被安排走红地毯,和秦骏互喝交杯酒,一切都是在她一片茫然中进行的。

  只是,从始至终,她感觉到了一双眼眸。

  那双眼眸就好像老鹰的眼睛一般,阴郁而冷厉,像看着猎物一般盯着她。

  这样的眼眸让苏修甜不寒而栗。

  最后苏修甜和秦骏走入洞房。

  秦骏喝多了,一脸醉醺醺。

  苏修甜看着自己洁白的婚纱,觉得无比讽刺。

  她决定,为了秦骏,她要把那个男人对自己做的那件事情隐瞒。

  那个人,秦骏得罪不起,秦家也得罪不起。

  她必须忍气吞声。

  只是她的心中也升起了一团疑云。

  那个权势通天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偏偏要这么对自己。

  还有他看自己的眼神,是那么轻视那么厌恶。

  明明她根本从来不认识这个男人。

  “甜甜。”秦骏的声音拉回了苏修甜的思绪。

  苏修甜看向秦骏。

  男人俨然已是醉醺醺,但看向苏修甜的眼神还是带着深情。

  苏修甜的心就像被万剑穿过。

  即使那件事情选择瞒着秦骏,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也无法做到和秦骏再继续生活下去。

  苏修甜张开了嘴。

  她想和秦骏说,离婚吧。

  “秦骏,我们....”

  话卡在了喉咙里,苏修甜看着秦骏的身子软软躺了下去,他躺在了身后的沙发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苏修甜吓了一大跳,正想察看秦骏,一道似如地狱传来的声音在苏修甜的耳边乍然响起。

  “刚被别的男人上过,这会却和另外一个男人结婚,你还真是贱!”

  苏修甜猛然抬起头,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的人。

  顾霆御,又是他!

  他怎么会进来的。

  “你,你怎么进来的。”铺天盖地的恐惧席卷了苏修甜全身。

  “我顾霆御想进哪里,还从来没人拦得住。”男人脸上带着不可一世的霸气。

  苏修甜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

  这是她和秦骏特地为新婚之夜准备的总统套房,这个男人进来要做什么。

  苏修甜一步一步往后退,她的语气带着颤音:“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男人幽深的眼眸浮起冷意:“干你!”

  苏修甜被重重压在了床上。

  她像发了疯一样挣扎。

  她没忘记,她的爱人,她的秦骏,还躺在另外一张沙发上。

  这个男人竟然要当着秦骏的面强上了自己!

  苏修甜狠狠咬在了顾霆御的手上,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顾霆御唇角勾起嘲讽的笑容:“小野猫,越来越野了,你原来那副骚样呢,现在装起贞洁圣女了。”

  苏修甜脑袋一懵。

  她猛然抬起了看着顾霆御:“你胡说什么,我原来根本不认识你,你胡说!”

  她的声音声嘶力竭。

  她从小就是个乖乖女,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后来和大学和秦骏恋爱,她根本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也不懂这个顾霆御到底在说什么。

  顾霆御抬起了手。

  苏修甜咬得重,顾霆御的手渗出了丝丝血迹。

  顾霆御将血送入口中。

  苏修甜的眼睛徒然睁大。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恶魔是疯子!

  下一秒顾霆御将苏修甜的身子一转,苏修甜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半跪在床上。

  “贱人,原来你最喜欢像只母狗一样求我,今天不用你求,我好好满足你。”一身贵气的男人说出如此粗俗的话语。

  苏修甜的身子摇晃不停,她无法反抗男人的凌辱。

  屈辱的泪水顺着她的眼眶滑落。

  “求你,求你放了我,求你。”最后苏修甜绝望地哀求道。

  她只想男人放过自己,她无法忘记,秦骏还和她在一个房间。

  那是她如此深爱的男人!

  虽然他已经在昏睡,可她怎么做的到在秦骏的面前和另外一个男人行这苟且之事“贱人,你原来都是求着我继续,现在装贞洁烈女了。”顾霆御俯身在苏修甜的耳边。

  他的语气低沉暗哑饱含轻视。

  苏修甜的身体颤抖着:“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真的不认识你."顾霆御唇边冷笑的弧度越来越大。

  不认识他?这个贱人倒是越来越会装了。

  顾霆御的动作更加大力,把苏修甜的话语全部变成了哭泣。

  苏修甜不记得顾霆御什么时候走的,她在床头枯坐了一夜。

  【完】